????一片雷海,瞬间让好几个,还站在雷海范围的强大武皇,准帝,发出恐惧的惨叫,浑身都被电的焦黑。水印广告测试??水印广告测试

????当然,敢站的这么近的,都是烈阳宗的武者,他们本想近距离,看着三位长老斩杀叶飞,结果现在,他们只恨叶飞太无耻,自己度劫玩命就算了,竟强行拉住他们一起玩命。

????要知道,这可是天劫啊!毁灭一切的天道大劫!

????此时这些烈阳宗的武者,个个恨不能多生几条腿,好跑的更快一点,但不等他们跑出去,轰隆一声巨响,在星空传出去老远。

????这是天道在震怒,上次的天道征伐没能灭掉叶飞,但叶飞融合绝望之力的逆天之举,在已经成了天道的眼中钉,肉中刺,于是在感应到叶飞的气息瞬间,天道已经发出了震怒的雷霆咆哮。旋即,天空中,无数的武者,骇然的看到,虚空的尽头,竟出现一座威严宏大的宫阙,里面似有金色的神人在震怒,在怒吼,随着这声怒吼,这万米的雷电汪洋,顿时卷动起无比可怕的雷电波涛,扑向雷

????霆中的一切生命。,

????啊!

????那群试图逃出雷海的烈阳宗武者,瞬间就被这些狂暴的雷霆,砸的飞灰湮灭,无论是武皇还是一般的准帝,全部无法抵挡这片雷电汪洋的肆虐。

????三位天级准帝,也傻傻的看着那些死去的武者,这些人中,很多都是他们的徒子徒孙,结果现在,一道天劫就把他们全部毁灭。

????“丧心病狂,这小子,好无耻,好狠毒的手段啊!”

????“老夫的徒子徒孙啊,你们死的好惨啊,老夫今天不杀此子,誓不为人啊!”

????“对,快杀了他,快杀了这个孽障!”漫天的雷电汪洋,还伤不到三位天级准帝,他们的身上,同时浮现出烈火般的天级领域,形成一团烈火光圈,把他们与周围的雷海分割开来,而后,三人同时红着眼睛,带着无比的震怒,疯狂的杀向叶飞

????。

????他们不要叶飞被天劫所灭,他们一定要在天劫彻底形成前,把叶飞,亲手斩杀才能解恨。看到三人的举动,叶飞却是冷笑一声。

????现在的他,早已经不是以前的他,总是被逼无奈,只能匆忙度劫,为了这次的度劫,他可是准备了一年之久,岂能就这样简单被三人打断?

????“大虚空术!三条老狗,有种你们就跟我来!”

????轰咔!

????叶飞可没功法跟这三个天级准帝纠缠,反正纠缠也打不过,既然已经开始度劫,他当然要把天劫的效果,发挥到最大,就算是度劫而死,也要这些星空宗派,为他们的狂妄,付出沉重的代价!

????这就是叶飞的打算,此时,他更是在天劫出现的瞬间,猛的发动大虚空术,直接朝着远处的烈阳城冲了过去。

????轰轰轰!

????他的举动,无疑令的天道更加震怒起来,这恐怖的天劫,让即使万米之外的武者,许多也脸色苍白,被震动的连续喷血,更不要说天劫之内,那三位追杀叶飞的天级准帝,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。

????反倒是叶飞,由于血脉神甲还在燃烧,对于此时的雷霆汪洋,叶飞并不是特别的在意。

????大虚空术,也让叶飞此时的速度,提升到了一个极限,尽管这里距离烈阳城还有一百多里的距离,但叶飞也仅仅是一个呼吸,就冲到了烈阳城的外面。

????但让他恐惧的是,无论他的移动速度有多快,虚空的天劫,始终牢牢的锁定了他,远远的看上去,星空中移动的,已经不是叶飞,而是一团万米范围的可怕雷海。雷电如汪洋,卷动可怕的波涛,虚空中,随着劫云的彻底形成,此时更刮起了可怕的雷霆风暴,星空中,还下起了恐怖的闪电光线,每一条,都有水桶粗细,每一条,都足以让一位武圣强者,瞬间被电成

????焦炭。

????三位天级准帝在星空停留了一辈子,也见过不少武者度劫,但他们从来没看过如此可怕的天劫。

????“不,这已经不是天劫,这是我烈阳宗的浩劫!王嗔那个蠢货,他怎么去惹这样的疯子!”

????“天啊,这小子到底造了什么孽,才能引来如此可怕的天怒,作为惩罚!”

????“不,不要过来,求求你不要过来!”

????相比三位天级准帝的惊骇,还停留在烈阳城的武者,当场魂魄都吓的飞散了,谁见过如此夸张的天劫,谁见过如此玩命的度劫之人?在三位天级准帝的追杀下,叶飞疯狂度劫就算了,更疯狂的是,叶飞还直接,把天劫从百里之外,瞬间带到了烈阳城。这让烈阳宗的卫兵们,连开启禁制阵法抵挡叶飞的时间都没有,他们就恐惧无比的看

????到,一片可怕的雷电汪洋,出现在烈阳城的上空。

????狂暴的雷电,还有可怕的闪电光雨,瞬间让烈阳城,变成一片修罗场,到处都是被电成焦炭的卫兵,到处都是吓的魂飞魄散,狼狈逃窜的烈阳宗弟子。忽然,烈阳城中,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。

????一座身穿火袍的威严老者雕像,忽然被这片雷霆海洋彻底的淹没,整个雕像,都被轰成了碎渣。

????噗!赶来的三位天级准帝看到这一幕,当场就气的吐血了,“那座雕像,乃是我烈阳宗开派祖师的雕像,是他。带领我们烈阳宗,杀光了这里的守护者,独霸了这座星空古城,现在,老祖的雕像,居然被毁了!

????”

????“啊,罪人,我们都是烈阳宗的罪人啊,我们对不起老祖,对不起烈阳宗啊!”灰发老者,当场气的眼泪都流下来了。疤脸老者,气的脸上的伤疤,都如毒蛇一般在扭曲,本来,看到叶飞度劫,他们三人还有些担心,毕竟他们一旦此时攻击叶飞,也必将被天劫所攻击,但在看到叶飞竟带着天劫,跑进烈阳城肆虐,还摧毁

????烈阳宗开宗祖师爷的雕像,他们顿时也疯狂了。

????“此子,今天我们必杀!”白发老者,面色狰狞,身上的烈火,把星空都照亮。

????“吼!”灰发老者,此时更发出野兽般的怒吼,“不仅要杀他,他的亲友,家人,所有与他有关联的人,我们都要杀!”

????“对,斩草除根!不灭杀此人,我烈阳宗,必将威严尽失,成为星空的笑柄,盛怒的宗主,绝对会杀了我们的!”

????提起烈阳宗主,灰发老者和疤脸老者都是浑身一颤,似无比恐惧,随后,他们看向叶飞的目光,瞬间变得阴冷,更如毒蛇一般,想要择人而噬。

????杀!三位天级准帝,同时带着怒意与杀机,再次,杀进了这片天劫,更是疯狂的向叶飞杀了过去。三道火焰巨掌,更是不分先后,同时拍在叶飞的身上,也在此时,叶飞身上的血脉神甲,忽然破碎,口中也喷出大口鲜血,身体连续后退,脸上也闪过一抹骇然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