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圈子里的九名乾坤境,不算风绝羽,围着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,除了对万俟弱水的恭贺之外,其实所有人的心思都是抱成一团,毕竟他们被困的原因是因为噬骨老魔,而这位大名鼎鼎的魔头,俨然不用出面就给一种强烈的压迫感,以致不喜欢被一堆男人围起来的万俟弱水,都咬牙忍着变成了一堆牛粪中的鲜花。

????高手们围在一起讨论着目前的危局,剩下的几十名承道境,也是面带拘谨的凑了过来,当然,因为修为的不平衡导致这些人对圈子正中心的几名强者本能的惧怕,也不敢掺言,只能厚着脸皮凑过去寻求一些心理安慰。

????风绝羽就在此列当中,他的身手虽然高强,但他不像这些人,平时都在冰原和太上清宫混迹,大家都熟,所以能离多远就离多远,这样一来,被困的人群就潜移默化的分了几个层次。

????实力强的,面子熟的,在冰道中间,堂而皇之的警惕四周,而承道后期、大圆满的,基本上围在外围,离着不也远,高手们也没有厌恶的轮番驱赶,而剩下的实力较弱的,而孤零零的这边站一个,那边站一个,其中几人有心靠过去但一想人家可能半只眼睛都懒得理会,就神情忸怩的前行不是、后退不是,无比尴尬的站在最外围,性子高傲一点的,就懒得过去了,像风绝羽,独自一人坐在一块冰岩上,托着下巴打量着围在一起的“高人们”,听他们交谈。

????“如今大家都被困在这雪涧当中,老夫适才想了想,恐怕这是噬骨老魔的诡计,咱们都中计了。”众高手中,一个老叟淡淡的开口,不知不觉把话题引上了正道。

????“说的没错,先前我们夫妇还在疑惑,噬骨老魔在雪帝韩圣手中都能逃之夭夭,对付我们自然不在话下,只是他中途杀了几个修为不高的同道,混淆了我们的判断,现在想想,齐道长的话到是一语中地。”一对夫妇接了过来,两个人的修为不都低,但妻子这人的身手停留在承道大圆满。

????“弱水姑娘,咱们这些人当中,你的修为算是最高了吧,姑娘以为,这老魔究竟想干什么?”适才出现的乔之勋插言道,话锋一下子把万俟弱水捧到了最高位。

????风绝羽也观察了,万俟弱水的修为的确不低,基本上应该是断天理那个段位的,但当中也有两人,修为并不弱于他,一个是乔之勋,一个是长相非常一般,但头上顶着一绺红发中年。

????万俟弱水谦和有礼,闻言叹了口气道:“乔道长谬赞了,弱水也不清楚这老魔究竟有何意图,但既然我等被困于此地,想来那老魔也是经过了一番准备。”

????“何出此言呢?”钟奎水不解问道。

????这时,那红发中年哼了一声,比较冷酷道:“这还看不出来吗?雪涧乃是冰原地势最为复杂的地方,冰原七千里外,只有雪涧才能藏人,而四周皆是冰川寒海,一望无际,这雪涧之大,足有六百里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谁想在此地作些文章,绝非一日之功。”

????头上顶着一绺红发的中年指着冰道深处道:“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雪涧的入口,上面就是雪涧的裂口,已经被老魔的魔气封住,这中间便是一个结界,入口那边已然封堵,归途不在,而出口虽然没有看见,恐怕与入口和裂口也是一样的结果,雪帝韩圣在冰原八千里外设下七宝陀罗灯,就是为了威慑冰原深处帝尊级别的凶妖,噬骨老魔当年与雪帝誓不两立,而雪帝韩圣两次追杀,都被他连续逃脱,噬骨老魔,能不知道这雪涧并不安全吗?他在我们回去的路上设伏,把我们逼入此地,再以魔气封住雪涧,定是想到了封印七宝陀罗灯的办法,筹谋已久,在逃出了雪帝的视线的情况下,经常在雪涧出没,将魔气慢慢埋在雪涧之中,只有当魔气埋遍整个雪涧,方才能让雪涧变成结界,用来达到他的目的。”

????红发中年的一席话把万俟弱水的判断详细解读,众人听完这才恍然大悟。

????钟奎水的智慧不如众人,但也不会差的太远,细细一品,气骂道:“这老魔究竟想干什么?咱们跟他无怨无仇,他们把大家困在这算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噬骨老魔行事乖张,还需要跟你结怨,才对付你吗?”池青阳语气不屑的哼了一声,没把钟奎水放在眼里。

????钟奎水根本没惹池青阳,旦听此言,心气不爽道:“池青阳,你会不会说话,不会说就把嘴闭上,归元坊在泯空确有些名声不假,可我钟奎水,也没必要看你的脸色,就算你爹,也要礼让本座三分,再你胡言乱语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????“钟老头,你一个散修跟我猖狂个什么劲儿,我爹怕你,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了,我爹会怕你?”

????“两位!”万俟弱水一看二人毫无缘由的就吵了起来,顿时喝止了一声:“二位都是当世高人,如今大家都困于危境,怎么还有心思无端争吵呢,万一老魔就在附近,岂不是更加中了他的奸计?”

????二人一听,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两边不在吵了。

????而那红发中年却是没好气的哼道:“眼下大家是绑在一根绳的蚂蚱,谁要是不能同心协力,本座不介意将其清除出去,待在这,就要抱团,否则,别怪本座不客气。”

????二人一看红发中年发话,虽然心中不悦,但也没敢出声。

????这时,万俟弱水看了看四周道:“此地已被封禁,这么久了,太上清宫也没有赶来驰援,恐怕雪帝前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苍焱前辈担心的不无道理,想必老魔已然找到了封禁七宝陀罗灯的办法,这才敢从冰原深处出来作恶,我们必须多加小心,大家还是待在一起,想个办法杀出去。”

????“连传送符都失效了,怎么出去啊,这下难了。”那对夫妇修士叹了口气,无奈道。

????“传送符失效了?”池青阳愕然。

????夫妇修士中的丈夫道:“适才想着用传送符逃离,没曾想符毁灵散,真的失去了效用。”

????“那就麻烦了,如果是这样,此地已成异域。”万俟弱水脸色变了变,而这番话一说出来,几个手上的有传送符的高人手皆是把传送符拿了出来,但想来想去,都没舍得祭出,只有一个人捏粉焚烧,果然人还留在雪涧。

????然后此人脸色一变,惊慌道:“怎么办呐?”

????“大家别慌!”就在这时,乔之勋对着所有人提高士气的喊了一声道:“既然被困已成事实,大家就要同仇敌忾,我们这么多人,就算噬骨老魔亲自出手,大家还是能挡上一挡,不想坐以待毙的都过来,大家抱成一团,硬着头皮,咱们也得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????乔之勋话音一落,先是从百宝袋里抽出了两道符,而后众人一看,也是纷纷准备,顿时五色十光的法器纷飞舞动,众人全部进入高戒备状态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风绝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的举动突然觉得好笑。

????噬骨老魔是什么人,他肯定不知道,但从噬骨老魔通天法力一举压碎他的阵法空间之后,风绝羽就知道,老魔的身手绝对不是这些半吊子武修能比的,老魔要杀人,必须是一招一个,干脆利索,就算准备再充分,也徒劳无功,而这些人,还信誓旦旦的准备跟噬骨老魔拼个你死我活。

????不可笑吗?

????不过风绝羽并不担心,至少,他有自保的能力,天道珠不是摆设,放在那里能装东西,拿出来自己往里一钻,妖魔鬼怪全都靠边站,谁也能法撼动天道珠的可怕防御。

????哗啦!

????哗啦!

????正当众人提心吊胆的时候,突然间,一阵锁链摩擦冰道路面的哗啦声从雪涧深处远远的传了过来,不知天高地厚的众多高手还在激昂着做的动员,闻听身后有声音传来,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扭头看了过去。

????雪涧的深处,一条平整崎岖的冰雪路面上,一个身躯极为健壮的半百老者光着上身,下身只穿了一条破旧的七分长裤走了过来,老者满面红光,光着身子走在气温直逼玄霄寒气的雪涧中十分稳健,他的右手攥着一只方方正正布满了符箓花纹的巨大锤子,左手紧紧的抓着一条足有人小臂粗的黑铁锁链,锁链的另一头,拴着一个乌漆麻黑布满了斑驳痕迹的铁砧,铁砧和黑铁锁链在冰道中拖行,泛起哗啦哗啦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,一眼望去,便让人从心里感觉到一份惊慌。

????只见老者耷拉着粗犷的眉毛稳步走来,直接走到距离众人大约十丈左右的位置方才停了下来,然后圆睁着牛瞳大眼在人群仔细的扫了一下,嘴里还着查着人数。

????“一,二,三……”

????“四十九!够数了。”

????扛锤老者毫无顾及的自言自语了一声,跟着就指着被困在雪涧中的所有人道:“既然来了,就跟我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