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,都给我进去!你们站在这里就能让他醒过来了?!”陆劭南冲这群站在病房前的人大吼道。

????随即就见那群医生们慌忙的跑进了病房里,陆劭南不紧不慢的紧跟其后,进入病房。

????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满脸都是血的人,这个人,就是陆安辰。

????众人进入病房后,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的男子进入了病房,他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陆安辰,又看了看陆劭南,低叹道:“老爷,你太狠了,要是少爷没打过你安排的人,发生了意外的话,夫人会......”

????听到声音,陆劭南冷冷的瞥了一眼男人,他抚摸着他的龙头拐杖冷冽道:“你话太多,没了他我还可以生,他什么都算不上。”

????男子闻言眉头紧锁,低喃了一声:“老爷......”

????忽然,躺在床上的陆安辰忽地睁开眼睛,他眼神阴鸷,头一传看到一旁的陆劭南。

????陆安辰艰难的直起上半身,他盯着陆劭南,他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现在不杀了我,那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拽下来!”

????陆劭南摸着他的龙头拐杖笑了,“哈哈~好大的口气,可是你好像忘了你现在正躺在这里,你怎么对付我?无能狂怒就是你的性格吗?我听说,你的精神病还没好?”

????陆劭南犹如一个王者般俯视着陆安辰,他轻笑道:“上次我出现,你和我说那个女人能帮助你,你把所有财产都让我冻结来做一段时间的抵押,这过了那么久了,好了吗?”

????“不关你的事!”陆安辰低吼。

????“哈哈~陆安辰,你该庆幸你有我这么一个好爸爸,过了这个圣诞节,和我回城堡去治。”

????“你总是想着法子要弄死我,可当我遍体鳞伤接近死亡的时候你找一堆人来救我。呵...”陆安辰发出一阵冷笑,这冷笑牵动了他身上很多地方的伤,让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一些。

????“陆老爷,你怎么能心软呢?还想着带我回城堡,就不怕我回去告诉你的夫人你是怎么虐待他儿子的吗?!”

????陆劭南闻言,眉毛微挑,“哦?求之不得。”

????陆安辰低笑,他才不会,他才不会去告状什么的。

????陆劭南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去靠近当年那个抛弃他的母亲,他一直对那个女人没有任何感觉,看到她就会跑,女人被他的冷漠伤害到,每天闷闷不乐的。

????陆劭南见了,他对待自己的亲身儿子从来都不会温声细语的,见自己深爱的女人被自己儿子伤害,他就借着锻炼陆安辰的借口各种毒打陆安辰,还总暗示陆安辰可以选择去求助陆安辰母亲。

????可惜,陆劭南低估了陆安辰挨打的能力,他就算死也不会靠近当初那个抛夫弃子的女人,更别提去和她说话了。?陆劭南就是知道陆安辰恨,所以他故意在激怒陆安辰,想着或许会成功呢?

????陆安辰眼里是漫天的恨意,咬牙切齿道:“我不死就不会跟你回城堡!”

????陆劭南双手交叠在他那拐杖的龙头上,他挑眉:“是吗?我要你回去有千百种办法,我还是善良的,我想着你自己了结这里的事情。”

????“和你的姑姑一样,圣诞节过后你们跟着我一起回城堡去,你奶奶很想你们。”顿了顿,陆劭南又道:“你不能拒绝,不然你在意的会和你姑姑在意的一样,通通被毁灭。”

????陆劭南似乎不想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,他拄着龙头拐杖转身就想离开,刚抬起脚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往陆安辰看去。

????“我死之前你都是我脚下的蝼蚁,永远反抗不了。”陆劭南脸上是深深笑意,“哦,对了,你姑父叫韩哲是吧?伤好了记得去参加他的葬礼哦。”

????末了,在快要走出病房的时候,陆劭南回头看着陆安辰又来了一句:“希望你不会参加那个小女生的葬礼。”

????听到陆劭南的话,陆安辰眼眸大睁,怒吼道:“你敢!!”

????见陆安辰暴怒,他身上刚缠好止血的绷带上又渗出血,陆劭南不在去激怒他。

????陆劭南难道语气不似平常那般刚硬,他道:“其实你有办法可以保护好她的,就看你怎么想了。”

????......

????顾白一大早就往公司跑去,挂好工作牌就往尤蔓雅办公室的楼层走去,来到尤蔓雅的办公室前顾白正要敲门,然而却看到这办公室门前贴着的办公室名称是:【宫江总裁办公室】

????顾白怀疑自己看错了,她用力的揉了揉眼,定睛一看,还是【宫江总裁办公室】这几个打字。

????顾白忙后退数步打量着办公室的外貌,外貌没有任何变化,她记得这就是尤蔓雅的办公室啊!怎么会变成【宫江总裁办公室】?

????宫江...《游戏时光》的MC大哥?!

????顾白心中很是惊讶,她忙跑到一旁的秘书室去询问尤蔓雅的办公室去哪里了,得到的答案是:

????“蔓雅姐已经把公司股份全部转卖给了宫江,蔓雅姐不再是星雅娱乐传媒的掌控人,她和星雅再无关系。”

????得到秘书这个回答,顾白双眼大瞪,怎么就两个晚上这星雅的老板还就变了?

????坐在公司大门口的梯坎上,顾白一遍又一遍的给陆安辰和尤蔓雅打电话,然而都是关机状态。

????她心中担忧焦虑的情绪一下涌遍全身,眼眶里竟然一下跑出了眼泪。

????练习不到陆安辰和尤蔓雅,顾白哭了,她正抽噎着,忽然一只白皙的手拿着一包纸巾出现在她眼前。

????顾白看着手一时间停止了抽泣,这手白皙,陆安辰的手也白皙,是陆安辰!

????顾白抬眸看向手的主人,那人背着光站在她面前,不是陆安辰,是一个身形高挑长相甜美的女生。

????“你怎么坐在这里哭啊?你快擦擦眼泪,我给你买甜点吃,你不要哭了好不好。”女生对顾白温柔的说道。

????顾白眉头一皱,随后哭得更凶了,为什么,为什么不是陆安辰啊??

????女生懵了,她不明白顾白怎么还越哭越凶了,想了想她最近看的安慰人的书,她有办法了!

????顾白正伤心的嚎啕大哭着,忽地见女生坐在了她身边,那女生打开了纸巾,抽出了两张纸给顾白。

????女生把纸巾递给顾白,关心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哭呢?是失恋了还是失业了呢?”

????女生这问话就没想过顾白会回答她,她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唉,看你哭得那么惨我也想哭了,实不相瞒,我前天刚失恋,昨天刚失业。”

????安慰人嘛,就得比她更惨,那么被安慰的那个人就会觉得舒服点,然后就不会在哭了。

????“而且,我今天因为没有钱交房租,还被房东赶了出来,我今天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话,我就得饿死在街头了。”

????听到女生说的话,顾白哭得更凶了,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比她更难受,可是那么的难受,她的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????那么惨的人脸上都带着笑容,她呢?只是老公没有回她信息而已。

????陆安辰是去见他父亲的,他父亲又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呢?

????再说了,尤蔓雅也是和陆安辰在一起的,都是亲人,不会有事的。

????这么一想,顾白的眼泪渐渐的止住。

????一旁的女生正沉浸在自己为什么失败了的世界里,她看书上就是写的安慰人得通过比惨了安慰,难道她说自己不够惨?还是说的时候太假了不像是真的?

????天哪,要是因为是她说的太假,那她就太失败了,她可是表演系毕业的,演个倒霉人她还不行了??

????女生正思考着该如何调整自己的表情,让自己更加的接近一个惨的人设。

????她正想着,就见身边本该暴风哭泣的人伸手拿走了她手上的纸巾,她懵了一会儿,忙转头看去,哭泣的人已经不在哭泣,正在擦着眼泪鼻涕。

????女生懵了,刚才不是哭的更猛烈的吗?怎么这突然就停了?

????不过停了就好,但是,她这到底算是安慰成功了还是没成功?她刚才说话时的表演是否到达了一个悲惨的人设?

????顾白擦干了眼泪,把因为哭泣时飘落的头发给顺到了耳后去,把手中的纸巾丢进垃圾桶后,顾白走到女生身边蹲下。

????“谢谢你的纸巾,你肚子饿吗?”顾白关切的问道。

????眼前的女生那么的好看,可是却那么的悲惨,顾白觉得同为女生,她得帮帮她。

????“啊?”女生看着顾白,一脸疑惑的表示不明白顾白的意思。

????顾白忙解释道:“你说你失恋失业,又因为没钱被房东赶了出来。你刚才给了我纸巾,我想着你要是肚子饿了的话,我可以请你吃饭。”

????原来是这个意思啊。

????女孩咧嘴一笑,捂住肚子撇嘴说道:“我真的还没吃早饭呢。”

????顾白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好,那我请你吃肥肠粉吧。”说着,她扶起女生往公司旁的小饭店走去。

????坐在小店里,女生慢条斯理的吃粉动作引起了顾白的注意。

????顾白昨天一天就吃了房客两姐妹送来的排骨汤,今天一大早的跑到公司来还大哭了一场,她现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