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个夜晚,并州军的大营内灯火通明,吕布并没有用为难那些没有跟随自己而选择返回并州的士卒。

????不仅如此,还大摆酒宴,让那些明日即将离去的兄弟们饱餐一顿。

????并州本就是苦寒之地,像这样的酒宴,几乎从来没有过,所有人都吃了一个油光满面,直到深夜,整个大营才又恢复了平静。

????除了并州大营外,十里之外的羽林军大营亦是热闹非凡,只不过这里并没有酒宴,而是公孙续下达了撤离的将令。

????显然,并州大营发生的事,使得公孙续不得不选择离去。

????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下,撤离实属无奈。

????次日一早,吕布统帅大军列阵于洛阳东门,以为又要开战的文武大臣们傻眼了。

????原本士气高涨,气势汹汹的并州军突然变了天。

????吕布献上了丁原的首级,董卓得知后亦是犹犹豫豫,不知道究竟如何安置吕布。

????按理说,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,董卓根本就不削一顾。

????“文优,此事如何是好?”看着李肃带来的丁原首级,董卓向着李儒问道。

????作为董卓身边的谋士,李儒当然清楚董卓言下之意,于是开口劝道:“主公,吕布有万人不敌之勇,非主公亲往迎接不可!”

????见的董卓仍在犹豫,李儒继续道:“主公,吕布率领两万余并州骑兵来投,若是处理不好反而有损主公的威严。不若效仿丁原……”

????后面的话,李儒没有再说下去,因为他已经从满脸笑意的董卓身上得到了答案。

????在东门焦急等待了近半个多时辰后,董卓率领着数千西凉军鱼贯而出,李儒、李肃二人一左一右落后其一个身位。

????待到阵前时,吕布翻身下马,缓步向着董卓而去,并拜道:“罪将吕布愿降董公!”

????此事的董卓满脸的笑意,扭动着肥硕的身躯从马车上一跃而下,如此矫健的伸手,顿时让吕布大吃一惊。

????“哈哈哈,奉先何罪之有?能得奉先相助胜得十万雄军!”董卓一边笑着,一边将吕布扶起。

????不得不说,董卓这演技完全征服了吕布身后的并州士卒!

????然而这并没有完,只见董卓绕着吕布仔细的端详了一番,道:“奉先威武雄壮,老夫甚是喜爱,欲收为义子,可否?”

????听闻董卓的话语,吕布身形一震,望着董卓那人畜无害的面庞,完全不是在开玩笑。

????“兄长还不快快行礼!”不远处的李肃急忙提醒,这才使得吕布回过神来。

????“孩儿拜见义父!”吕布一边说着,一边笑着董卓叩首,这礼节可是轻车熟路。

????别看董卓满脸的笑意,此刻他的内心时刻保持着警惕。

????别的不说,就现在这个距离,董卓没有把握能够躲开吕布的行刺。

????“哈哈哈,吾得奉先,大事可成,老夫这就进宫向陛下讨赏!”

????顿了顿,董卓再次大手一挥:“从今日起,并州军、也好,西凉军也罢,均乃一家人!”

????此言一出,原本忐忑不安的并州将士放声高呼,看的董卓心潮澎湃。

????东门外发生的事,很快便在整个洛阳传开了。

????那些原本还有些底气的老臣们,顿时人心惶惶。

????目前,董卓几乎控制了西苑军,再加上并州军的投效,整个洛阳再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与之抗衡。

????公孙续虽然还在城外,但他手中三千羽林军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!

????“子干,应速速传递消息,让子衡速速领兵返回幽州!”

????说话的乃是蔡邕,屋内的几个老臣如今是心灰意冷。

????卢植摇了摇头,突然发现自己的位置多么的尴尬。

????要说董卓弑杀成性,但也绝不会轻易乱杀重臣。

????至于公孙续,恐怕早就得到了消息!

????长叹一口气,卢植缓缓开口道:“子衡那边不用担忧,吾等老家伙也该歇歇了!”

????说完之句话,屋内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默。

????不是他们不想扭转局势,而是现在有心无力。

????至于生死,他们早就看淡了!

????“某看未必,那董贼身边的谋士又不傻,说不定很快便会四处拉拢!”皇甫嵩的话语中带着怒火,某些墙头草他早就看不下去了。

????皇宫之内,当董卓带着吕布出现在刘辩与何皇后眼前的时候,母子二人都傻眼了。

????出于对恐惧,刘辩的全身开始颤抖,何皇后也好不到哪去。

????“陛下,并州刺史丁原造反,已被吾儿吕布斩杀,当赏!”董卓这话霸道之极,从进入大殿开始就没有行过礼。

????“赏…赏…”在何皇后的示意下,刘辩吞吞吐吐的说了两个字,至于赏什么,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。

????次日早朝,董卓有模有样的上了一道奏疏。

????至于奏疏的内容,其一就是自己要当相国,其二嘛自然是为吕布讨封。

????颤抖着双手看完诏书的刘协,哆哆嗦嗦的说了一个“准”字。

????至于满朝的文武,除了借故身体有恙未来的之外,其余之人根本不敢言语。

????拿到了诏书,董卓哈哈大笑着离去,吕布更是借机瞪了一眼那些没有胆量的大臣,使得满朝文武一个个汗流浃背。

????少数几个心里承受能力差的,几乎是瘫倒在地!

????至于早朝之后,这群大臣更是被西凉军礼貌的请到了相国府,参加酒宴。

????俗话常说,酒无好酒宴无好宴,一众臣抵达相国府的时候,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

????刚刚进了庭院,一个个血淋淋的首级便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????这些人,大臣们都认识,凡是在朝堂上骂过董卓的家伙,一个都不少。

????曹操、袁绍、袁术二人相视一眼,这样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。

????至于董卓的目的,所有人心里明的跟镜子似的!

????“今日宴请诸位,紧为废帝之事!”

????董卓语毕,吕布使劲的将方天画戟向地上一墩,下的不少大臣身躯一阵。

????“本相国观陛下懦弱不似明君,与另立陈留王为帝!”

????一边环视四周,一边冷哼一声,这样的局面才是董卓所期望的。

????“既然诸位无意义,那就这样定了!来来来,满饮此杯。”

????从始至终,董卓就没有给过其他人说话的权利。

????更何况,即便是给了,也不会有大臣在这个时候出来撸虎须。

????就在这时,位于门口不远处的袁绍突然起身,一脚踢翻自己的面前的安几。

????道:“相国大人,陛下继位不久,并未出现有违天道人和之事,莫不是相国欲造反呼?”

????董卓瞪了一眼,此子年纪轻轻,也算是颇有勇气,可惜不能为己所用,于是挥了挥手,一队西凉士卒冲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