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原本,宁大娘是安排云绾歌三人之中,有一个晚上歇在宁致远的房中。

????不想,却没一个人愿意去。

????宁致远顿觉自己被嫌弃了,他眼眸沉沉地瞪着醉儿。

????醉儿很无辜,又不是她一个人不愿意,小姐和秋红不都不去?

????于是,和秋红合力,将宁致远房里那新搭的铺子,又搬进了客房。

????如此,云绾歌主仆三人,晚上要歇一间。

????宁大娘只当他们是怕生,也就不好说什么。

????晚饭,宁大娘很想做点好吃的,款待一下云绾歌三个,奈何,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,眼中发涩。

????面袋早已空了,米缸里舀不出半碗米来,角落里倒还有几根有些发蔫的萝卜。

????越城今年受灾严重,粮食不够吃,像他们家已经算好的了,她知道,许多百姓早就断顿了,甚至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。

????然而,宁家也要面临这样的危机了。

????自从宁老爷病重之后,家里仅剩的一点米粮,每日里,宁大娘都熬些稀粥给他喝,至于她跟孩子们,就啃的萝卜红薯,吃点杂粮粥。

????可眼下,红薯吃完了,杂粮也没了,就剩这几根萝卜了。

????总不能让客人跟着一起吭这水分都没了的萝卜吧?

????宁大娘狠了狠心,将米缸里的米,尽数倒了出来,然而,也不到半盏米,煮个粥的话,一人碗里或许能分几粒。

????淘尽,放锅里,添上水,盖上锅盖。

????宁大娘坐在灶下,向灶里添了柴火。

????灶膛里,柴火烧的噼啪作响,跳跃的火光,照在宁大娘年轻却又憔悴的脸上。

????不知是不是灶火熏的,宁大娘的眼睛里不住的涌出泪来,不时地拿围裙擦着。

????“大娘,你怎么了?”

????醉儿忙将手里的东西,放到锅台上,转而到灶下,担心的看着宁大娘。

????宁大娘忙擦了擦眼睛,笑道,“没事,就是这烟火熏眼睛。”

????“大娘,我帮你吧。”

????醉儿还真信了。

????宁大娘推辞,“不用,就煮点粥,也没有其他好东西招待你们,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醉儿忙起身,从锅台上拿起一包烧饼,对宁大娘道,“刚才,少爷吩咐我出去买些吃食,我转了半天,也就买道这些烧饼。

????有些凉了,大娘,一会也热热吧。”

????“呀。”

????宁大娘起身,看着那纸包的烧饼,还散发着一股焦焦的面香,心里越发过意不去。

????“怎么能让你们买吃食?

????大娘早该去买的。”

????“大娘,您就别客气了,烧饼搁这儿了。”

????醉儿瞧这厨房里也没什么事,将烧饼放好就出去了。

????她很清楚宁家现在的情况,不过一座空宅子罢了,内里都被掏空了。

????今儿去买药,宁致远还想跟药铺赊账,结果,人家掌柜的,直接拿出账册,算盘珠子一拨,就将他们家欠的一个月的药费算了出来。

????药铺掌柜的说了,须得将之前欠的药费还清了,才能佘今天的。

????宁致远差点被逼哭了。

????醉儿便从秋红那里拿了银子,替他付了。

????这小子还不要。

????醉儿不管他,只管拿着药回到宁家。

????她看出来了,小姐此番到青阳县,就是为了宁家而来。

????虽然,不知道小姐跟宁家有何渊源,但是,小姐是在做善事,醉儿和秋红都很乐意帮忙。

????晚饭,知道宁家没有什么食物,云绾歌便差了醉儿和秋红去街上买些。

????可哪里知道,这县城的粮食如今也很吃紧,好几家的酒楼饭馆都歇业了,米面店也只开半日,或者常常的一整日都不开张的。

????最后,跑了半个城,才找到那么一个烧饼摊子。

????醉儿就将那烧饼摊子上的烧饼包圆了。

????出了厨房,就看到宁致远兄妹。

????宁致远坐在院子里的小凳上,手里捧着书,嘴里轻轻的诵读着。

????宁香儿在蹲在他脚边,一边背着鹅鹅鹅,一边拿着草枝在地上画大鹅。

????想不到都这种境地了,这对兄妹还能读书?

????醉儿这个自小没怎么念过书的人,对此是十分钦服的。

????她也没打扰,转身就进了客房。

????云绾歌和秋红都在。

????“小姐。”

????云绾歌站在窗口,回头就朝她嘘了一声,“在外要叫少爷。”

????“知道了,少爷,您在瞅什么呢?”

????醉儿也好奇的过来看。

????云绾歌耸眉,能看什么?

????这个家没什么可看的,院子也颓败的很,唯一能入眼的,便是宁家兄妹吧。

????能在这样的境地,还能静的下看书的,可见宁家平时在教导孩子方面是很不错的。

????这在前世也印证了。

????宁致远一生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,更有着忧国忧民之心,前世,也算是轩辕烨的得力助手,为北仓百姓出了不少的力。

????云绾歌想着,她这也算是为轩辕烨保住了能臣吧。

????醉儿哼笑,“想不到这小子还挺勤奋。”

????“是啊。”

????若宁致远不勤奋,前世,他母子流落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际遇了。

????哪怕,她从中帮忙,但是,学问这一块是帮不了的。

????而且,这世人啊,一旦堕落下去,想爬起来很艰难。

????而在艰难的环境下,还能保持一颗初心,更是难上加难。

????秋红也走过来,笑问,“小姐,这宁家怎地就得了您的眼缘?”

????“说不清,我一见宁家人就觉得亲切。”

????云绾歌笑道,可不,前世,她可是和宁家母子三人相处了大半辈子。

????醉儿忙跳脚道,“对呀,对呀,我也有这种感觉呢。”

????“你呀,是打架有感觉吧?”

????秋红取笑她来到人家不过大半日,都揍了宁致远两回了。

????醉儿摸摸鼻子,这会子也有些心虚,尤其是,这个时候,看到宁致远在院中读书。

????在她心里,顶顶服气读书人。

????可是,之前她却对读书人无礼了,还揍了读书人,不该啊不该。

????晚饭,一人一碗粥两个烧饼。

????云绾歌也没出去,只让秋红和醉儿将三人食物拿回到了房里。

????如此,宁家人在一起,大约会吃的放松一些。

????“明儿,去买些米面回来。”

????饭后,云绾歌又给了秋红银子。

????一夜无话,第二天,吃过早饭,云绾歌留下秋红,坐镇宁家,就怕昨儿那些人会再来。

????秋红有些身手,人也机灵,应该能镇的住场子。

????醉儿跟着宁致远还有宁香儿,一起去米铺了。

????云绾歌则独自出了门,她想打听打听轩辕烨的事。

????越城足有七八个县,也不知轩辕烨在哪个。

????处理好宁家事,她就想去会会轩辕烨。

????前世,她便好奇少年时的轩辕烨,那时,她真真羡慕又嫉妒萧若水啊,他们相识于少年,有过属于他们的小过往。

????想到萧若水,云绾歌突然记起,来时船上,还真遇到她了。

????也不知萧若水现在何处?

????却不知,正当云绾歌想起她的时候,萧若水的马车也才堪堪到了青阳县内。

????路上,遇着了古秋月的暗卫,她甩了几次都没甩掉,为此,还耽误了行程。

????罢了,跟就跟着吧,就算古秋月知道她来了青阳县,又能如何?

????她现在只怕整日里泡着药浴,皮都要泡烂了,还有心情管别的么?

????“小姐,我们现在要去哪儿?”

????沫儿拿着行礼,有些茫然,还有失望。

????从富庶的凉城,来到受灾的青阳,眼前这破败萧条的景象,直叫她的心,如坠冰窖,早知,那日就不该央求着小姐带自己出来了。

????早前,萧若水是收到消息,轩辕烨在青城。

????因为几个受灾的县,青城算是轻的,至少,这里还没有瘟疫。

????温阁老再老糊涂,在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身上,还是不敢怠慢的。

????所以,轩辕烨或许在青阳县的驿馆。

????“去驿馆!”

????萧若水当即决断。

????主仆二人打听到驿馆的位置,便迅速赶去。

????果然,驿馆门前有侍卫把守,这让萧若水的心,顿时就定了。

????“走,找个客栈歇息。”

????她转身就走。

????沫儿瞪大眼睛,“小姐?”

????“走吧。”

????萧若水冲她扬眉一笑,既然知道轩辕烨就在这里,那么,其他的,便不急了。

????她只要在合适的时机,见到他这个人就好了。

????青阳县城不是很大,云绾歌逛啊逛的,也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。

????毕竟,堂堂皇子,若来青阳县,只怕也是悄悄的,这种时候不好闹的世人皆知。

????正失望之极,一抹熟悉的身影,自街头正朝自己这方走来。

????云绾歌凝神细瞧,不是萧若水还能是谁?

????只见她步履生风,眉目自信而得意,跟她后头那个苦着脸的丫头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????萧若水在青阳?

????那么,轩辕烨……云绾歌内心一阵狂喜,以致人家走到跟前了,她也忘了回避。

????萧若水打她跟前过,还冲她灿然一笑,唬的云绾歌连忙背过身去,心口砰砰直跳,乖乖,这女人难道认出她来了?

????沫儿哈哈一笑,“小姐,这孩子害羞了呢。”

????“呵。”

????萧若水也哼笑了一声,重生之后,她改变了很多,就连卑贱的身份,都能被她逆转,这几年,她越发顺风顺水,性子也更加恣意而张扬。

????沫儿走在她身侧,回头看了一眼,就见云绾歌仍朝这边看着,不觉笑道,“小姐,他还在看你呢?

????一定是没见过小姐这么好看的人吧。”

????那端,云绾歌听见这话,顿时如被雷劈一般,雷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