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所有人集合!快!”

????“不要点火把!听懂了没有?不要点火把!”

????“声音尽量小一点!绕开居民区!到港口!”

????星夜,与港口之间隔着一个居民区的军营里,所有的士兵都被动员了起来。

????“我们的人太多了,必须分两次运输!骑兵先上船!从这个地点登陆,登陆之后先往左边撤,绕后!不要惊扰对方!”

????“步兵必须在天亮之前抢占这两个高地,然后用弓箭压制!”

????“今晚十一点之前集结完毕!十二点开始装船,凌晨两点之前必须装船完毕,三点开始登陆。天亮之前,必须把所有的部队都运到对岸去!第一缕阳光,就是我们决战的信号!都听明白了吗?”

????“明白了!”在场的骑士们都重重地一敲胸甲。

????朝着人堆里晃了一眼,依琳犹豫道:“格雷呢?”

????“不知道,已经派人去找了。”艾比罗伯斯说。

????“他是不是不知道我们今晚要发动进攻?”

????“应该是了。这件事我们严格保密,几乎没有告诉任何不需要参与筹备的人。当然也包括他。”

????依琳望向了站在格鲁格鲁伯爵身后的雪莱。

????“我,我也不知道。他说今天要呆在军营的,还不让我跟着。”雪莱眨巴着眼睛说道。

????依琳无奈叹了口气。不知道为什么,隐隐地,有点不安。

????……

????此时此刻,格雷正在白城牵着马晃悠呢。

????已经是晚上十点多,白城的街道静悄悄的。几乎所有的商店都已经关了门。

????走在大街上,偶尔可以听到回到家中的居民们传出的声音,或是欢笑声,或是争吵声,或是打骂孩子的声音。

????那一个个的声音遥远得就好像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样。

????格雷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街上走着,张望着。

????“我觉得我应该干点什么,可我又不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。”

????“也许……你可以去看骑士剧?”

????格雷低下头,从盔甲里摸出那本已经看过无数次,皱巴巴的《骑士成材指南》,握在手中,许久,却又重新放了回去,轻声说道:“我现在不想看骑士剧。”

????“真难得,你居然不想看骑士剧。”

????“我想找个人说说话,你说要关注别人的感受。我想知道,别人都是怎么看我的。如果可以,我还想再试一试。”

????“试一试什么?”

????“试一试成为伟大的骑士。”

????“好吧,那你准备找谁呢?找雪莱吗?在她心目中,你应该已经是伟大的骑士了。”

????仰起头,格雷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城堡大门口了。

????今天这么晚了,城堡大门还开着。但是守卫多了几倍。城墙上,一排排的火把不断往返。

????透过大门,格雷远远地看见了宅邸,看见了雪莱的房间,灯已经熄了。

????依琳的房间,灯也是熄着的。

????还有格鲁格鲁伯爵的房间。整个宅邸静悄悄的,几乎所有的灯都熄灭了。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似的。

????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,格雷轻声说道:“我想去酒馆。”

????“又想去赢钱吗?”

????“不是。”

????“喝酒?你又不能喝酒。”

????“也不是。我只是想着,到了那里,也许我的心情能好起来。忘记今天的事情,然后继续用原来的方法,当一位骑士。尽管可能没那么伟大。”

????说着,格雷已经牵着骨马掉头了,开始在大街上搜寻着酒馆。

????“我的天哪,你居然还想用原来的方法……好吧,巫妖的想法总是出人意料的。不过,其实你不用忘记今天的事情,也可以按照原来的方法的。这很容易做到,不是吗?”

????“这不容易做到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格雷没有回答,只是牵着骨马缓缓地走着,漫步在青岩石砖铺成的石道上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格雷还没找到吗?”依琳都怒了。

????“还没找到。”麦克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整个营地都找遍了,没找到。守卫说他傍晚的时候就离开了,之后不知道有没有回来。我派了快马去城里,城堡的守卫说好像有看到他。”

????“好像?”

????“黑漆漆的,看不太清。之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
????依琳扶着额,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????大战当前,身为骑士,居然擅自离开军营。不只如此,连行踪都不明。

????“还要派人接着找吗?”麦克小声问道。

????“不用了。”一旁的霍尔斯说道:“难道要在这时候把整个白城翻过来找他吗?他只是一位骑士而已,不是统帅、也不是将领,少了他,对战局不会有什么影响的。他终究只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而已。我们现在需要做的,是把握机会,趁着敌军各方面还没准备妥当的时候出击,一举取得胜利!”

????想了想,依琳轻声答道:“行,那我们准备出发吧,不等他了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……

????格雷轻轻推开酒馆的门。

????一下子,所有的目光都朝着他汇聚了过来。

????“哟,是格雷男爵?”

????“他怎么这个时候来酒馆?不是应该在军营里准备开战吗?”

????“谁知道呢?”

????酒客们都在议论纷纷的。

????一个酒鬼醉醺醺地走到格雷面前:“格雷男爵,还记得我吗?我赏过你两个银币的,还记得吗?”

????格雷愣了半天才想起来:“我记起来了,我给过你银币。”

????“是的,你给了我一百个,然后我又赏了你两个。”酒鬼醉醺醺地拉着格雷的手呵呵笑了起来:“我的钱又输光了,都怪你,你给了我那么多钱,现在我不只输光了,还欠了人家不少钱。这是你的责任,你要赶紧补偿我,再给我一些钱。这次我要两百个。”

????“可是我身上没有钱。”

????“你没有钱?”酒鬼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嚷嚷道:“你骗谁呀?你是贵族,怎么可能没钱?你是不是不想给我了?”

????格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

????“快给我钱!你身上一定有钱!”说着,酒鬼伸出手就要搜格雷的身。

????吧台的酒保看不下去了,小声交代道:“把这个家伙拖出去。”

????很快,三个壮汉出现在格雷面前。他们将酒鬼和格雷分开,然后架着酒鬼就往门外走。

????那酒鬼还在挣扎着呼喊:“你不给我钱!你算什么骑士!你的骑士精神呢?”

????“闭嘴!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揍你?”

????酒鬼被丢出去了。

????回来的时候,壮汉对着格雷摊了摊手道:“实在抱歉,扫了您的雅兴。希望格雷男爵不要介意。”

????“谢谢,谢谢你们!”格雷诚恳地朝着他们鞠了一躬。

????“不用谢。”壮汉们吹着口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????酒馆中一阵哄笑,场面又热闹了起来。

????格雷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。

????“男爵大人,需要来点什么吗?”酒保擦着杯子问道。

????格雷左顾右盼了一下,发现酒馆今天没人赌钱。只能说:“我没有钱。”

????“没有钱?哦,那需要我请你喝一杯吗?”

????“不,不用了。你让我在这里坐一下就好。”

????想了想,酒保说道:“行吧,反正今天客人不多。位置有空。希望您坐得愉快。”

????“谢谢你。”

????格雷就这么静静地坐着,一动不动地坐着,安静得好像一套摆放在那里的盔甲一样。

????四周的人也从一开始的注意他,到最后渐渐淡忘了。各自寻着自己的开心。

????黑猫小声述说着:“人类的世界很复杂,你给了那个家伙钱,结果他却因此输了更多。到头来,只记住他赏了你两个银币。你确定你是在帮他吗?”

????酒馆中,一个妓女和嫖客吵了起来,嫖客给了妓女一巴掌,骂骂咧咧的。

????“你看那个女人,按照骑士精神,你应该出手帮她。可她是个妓女,也没有其他谋生手段。你帮她教训了嫖客,以后她会很麻烦。”

????一个酒鬼因为没钱付账被打了出去。

????“你看那个男人,按照骑士精神,你也应该出手帮他。可他嗜酒如命,如果你给了他钱,他就会喝更多酒。而酒对身体是不好的,他可能会在某个角落里猝死。然后留下可怜的孤儿寡母无依无靠。”

????一个乐师被喝醉的酒客泼了一脸的酒,却还被逼着道歉。施暴者举着酒杯哈哈大笑。

????“如果你帮他的话,他就再也不能在这里演出了。必须要背井离乡……他不但不会感激你,可能还会怨恨你。你希望这样吗?”

????“我不希望,可是……我究竟应该怎么做?”

????“我也不知道,毕竟我没有当过骑士。不过我想,也许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做吧,所以这个世界上好骑士才那么少。大家都会只站在旁边看着,不会出手。这才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理解的骑士精神。所有的,背后总是有原因的,不是某一个人能改变。”

????“无法履行的誓约,那发誓还有什么意义呢?难道骑士誓言从一开始,就是用来违背的吗?”

????“我知道这说法会让你很难受,不过这是事实,格雷。骑士精神已经凋零了,它并不像骑士剧里演的那样。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相信骑士誓言的‘成年人’了。如果一百五十岁的巫妖能算‘成年人’的话。”

????格雷缓缓地站了起来。

????“你想干嘛?”

????“我要离开这里。这里不但没有我想要的答案,还让我更加彷徨了。”格雷说道。

????……

????此时此刻,依琳已经站在港口准备登船了。

????大批士兵已经开始排着队,摸黑上船。

????“小心点,别急!弄出太大声响会让对岸发现的!”

????“嘘!嘘!”

????侧过脸,依琳迎着风望向了对岸。

????对岸的营地看上去一切如常,应该还没有发现吧。

????河面大概有两公里宽。这样的距离之下,这边即使有什么动静,那边也是不容易察觉到的。除非点起火把,或者一整支军队闹闹腾腾的。

????当然,即使发现了也不怕,依琳有办法解决。虽然她实在不明白国王为什么以这种方式进攻贝希尔公国,但,眼下无疑是最佳的机会。

????只要击败国王,一次就好,那么,她就成功守住贝希尔家了。

????“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。”她咬了咬牙,对自己说道:“可以的,我一定可以守住贝希尔家的!”

????“依琳小姐!格雷男爵找到了!”麦克气喘吁吁地赶来。

????依琳猛地回过头,却又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,连忙收了收神,道:“在哪里找到的?”

????“就在营地外面。”

????“他在哪,快带来见我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依琳小姐……”爱比罗伯斯欲言又止。

????依琳轻叹道:“格雷是我的幸运骑士,有他在,我放心一点。”

????很快,格雷被带到了她面前。是被推着走过来的,似乎还有些慌乱。

????“你们干什么?”依琳喝退了那些推着格雷的士兵。

????格雷静静地注视着她。

????“回来就好,准备上船吧。你跟着我就行。”说着,依琳转身就要走上栈桥。

????正当此时,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。

????“格雷”忽然咆哮一声,抽出一把匕首,猛地往前一步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依琳,用匕首顶住依琳的咽喉,并勒着依琳往栈桥上退。

????一下子,整个场面都混乱了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一把把的长剑迅速出鞘。

????“格雷!你要干什么——!”霍尔斯首先咆哮了出来。

????“你不是格雷。”依琳重重地喘息着,用眼角死死地盯着挟持她的人。

????“我可没说我是。”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响起了,穿着和格雷一模一样盔甲的人咯咯地笑着,说道:“你是怎么想到在军队里留一个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真容的人的?还是可以轻易靠近你的人。假冒他,简直不要太容易呀。哈哈哈哈。”

????依琳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对方。

????……

????此时此刻,真正的格雷还躺在他和雪莱野餐的草坪上望着天空发呆呢。